玖夜雨

不娶何撩?
170802 全职黑历史清理

【APH/葡英】无题

※葡英→西,雷者慎
※很久没写文了就练个手

我到底在做什么?

亚瑟抓着被单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枕边的人睡的极熟,安稳的睡颜和瞪大双眼的他形成强烈的反差。

腰腹和下身传来的阵阵痛感刺激着他,他虚弱地抬手捂住脸,泪水从乾涩的眼眶缓缓流下。

「佩、佩德罗。」他扯着乾哑的嗓子嘶声道。喉头震动的幅度是如此陌生,不习惯的发音方式,不熟悉的语调,一切都化成罪恶感紧紧勒住他的颈子。

啊啊,明明喊过很多次了,为什么还是难以发出声音?
明明就可以用流利标准的西语叫出另一个人的名字,为什么两个音节的英文却令人手足无措?

「佩德罗。」他抹去眼泪,凝视着身旁的人又轻声唤了一次,象是要说服自己那样。

他移动身体,将双手撑在那人的枕头上。似乎是要确认什么,他一边低喃着他的名字,一边舔吻着他眼角那颗极为特色的泪痣。舌尖滑过的不只是一个字词他,更是必须刻在心上的熟悉感。

「亚瑟,没关系的。」那人在感受到他的动作时便已清醒,那双带着倦意的双眼,是温润的翡翠色。

佩德罗坐起身在亚瑟唇上印下一吻,不深不浅,是令人安心的力道。

「都没关係的。你没有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他将亚瑟紧紧搂在怀里,亲吻他被浏海遮住的碎发。亚瑟什么也没说,只是缩进他的臂弯里,靠着他赤裸的胸膛。
「只愿你一夜无梦。」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