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夜雨

不娶何撩?
170802 全职黑历史清理

【全職/风林】标题思考中(上)

CP:风城烟雨X林暗草惊

※帐号卡配对私设如山

※微悲虐文(?

※求喜欢烟雨的小伙伴勾搭!

\\献给我家令人心累的云秀队长//

「林暗草惊,你为什么要来烟雨?」

他还记得那人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剪裁合身的长大衣,裹着修长双腿的紧身裤,随风扬起的银白色长发宛若严冬的漫雪。那人伫立在他面前,手中的劫风是权杖,他蔚蓝如空的澈眸映出的自信张狂不容隐藏,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那是他的王。

没有回答,他仅是屈下右膝,宣誓忠诚似的将那人骨节分明的手拉起,轻吻上带着几丝温度的手背。

林暗草惊总是喜欢跟着风城烟雨。有时在身后,有时在身侧。离着两三个身位格,把风城烟雨的一举一动和每个表情收进眼底。刚开始,他在风城烟雨忽然回头对上他目光的时候心跳总会少跳一拍。然后僵硬的,在那人带着些许疑惑的玩味目光下低下头,让玄墨的发梢遮住绯彤染的颊。风城烟雨似乎玩上瘾了,一天下来总要给他回头个四五次,还有乐此不疲越玩越多次的势头。有次他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队长做什么一直回头?」

前方的人「喔?」了一声停下脚步,「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那我倒也要问问副队长为什么一直看我?」

「我、我那是……」他结结巴巴想凑出一句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一般男子纤长的羽睫在通红的脸上扇啊扇的,像两只正欲翩翩起舞的蝶。

风城烟雨勾起嘴角,一掌握上林暗草惊的手腕。 「回答不出来?那好,给你个替换方式。」他伸手将他拉近,用着不容反抗的力道锁住他的手腕。侧过头,望进那双慌乱的漂亮眼睛。

「叫我风城就放过你。」

他有些困扰的摇摇头,「队长,这样不大好吧。」

风城烟雨又近了近身子,两张脸只隔着一个手掌的距离。

「一样的话,我讨厌说第二次。」

「林,你为什么要来烟雨?」他喊着不远处的少年。

少年注视着他,认真、又坚定。他突然有股冲动,希望他永远都这样看着他,想要他眼中只映出他一个人的身影。他没告诉林暗草惊副本怪兽的吼声盖过了他的声音;他也没告诉他脸上的面罩就算微微起伏着,也看不见他的嘴型。比起那专注的眼神,一切好像都没那么重要了。

林暗草惊是个稳重懂事的人,就是有点害羞。风城烟雨特别喜欢逗他,看他有时无奈、有时惊慌失措的表情。那是一种纯真的可爱,不带任何虚假。

「林!你戴着我送的面罩果然挺适合的!」他扯开嗓子,高举法杖露出得意的笑容。又用自己才听的见的声音低声笑道。

「那么可爱的表情我才不准其他人和我分享。」

讯息的通知声伴随震动响起,林暗草惊从椅子上谈起,身上的被子也随之滑落。他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在饭桌上睡着了。挥手叫出新讯息,浮空的文字闪着鹅黄的柔光,在这漆黑中更显得温暖。发送者是飞刀剑,和往常一样的内容,竞技场邀战。发送时间是三分钟前,九点二十四分。一边回了简短的拒绝,他按下电灯开关。不知道是谁帮他盖上被子的?不过总不会是风城烟雨。今天食堂没开伙,几个队员三三两两的先后离开宿舍。风城拦下他,

「我想吃面,等我处理完事情带你去吃。」他浅浅笑道,趁没人注意在他额上印下一吻。

他记得那个时候时候大约快八点。如果风城烟雨忙完了,一定会叫醒他。看来应该还在忙吧!这么晚了,面摊大概快关了,还不如自己下一碗给他。

打定了主意,林暗草惊灵活的摆弄起锅碗瓢盆,不出几分钟,热腾腾的蒸气缓缓上升,摆弄了几下加入葱花,香气顿时逸满整个食堂。

「呦!副对你醒啦!在煮什么?」清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谁不低头凑到他身边用力嗅着空气。 「好香啊!」

「看不出来副队还会下面。」莫敢回手从另一边冒了出来,跟着他筷子搅拌的动作转了转眼珠子。 「谁不低头你可不准偷吃,晚饭才刚吃过呢!」

双生子一句来一句去的斗嘴着,林暗草惊无奈的扯开嘴角,将热呼呼的面分成两碗。

「副队,多出来的这碗给谁啊?」谁不低头抓着流理台半蹲,看着略显清淡的汤汁注入碗里。

「给风城的,他说想吃面,我等等端上去给他。」

「队长?」莫敢回手歪着头。 「他不在啊!」

「他不在烟雨?」林暗草惊放下烫得手生疼的碗,甩甩手。不是约好一起吃面?

「刚刚雷霆的鸾辂音尘过来把队长带出去了,好像是去竞技场吧!去了一个小时有了。」谁不低头翻动好友列表查看座标,「啊!队长到门口了。」

林暗草惊三步并两步,快速跑向前门。这么刚好看见的就是风城烟雨半开着门转头挥手的模样。

「风城哥哥!下次一定打败你!」

门外少女银铃似的笑音重击着他的耳膜,他用颤抖的双手紧紧捂住刺痛的耳,想阻挡声音的传入。一滴滚烫的水珠落在他脸上,灼伤着的是皮肤还是心?这温度……比那碗刚起锅的面烫多少?

深吸一口气,抹去眼眶里的泪。他一把扯下面罩,脚步虚浮的走到他面前。

「风城,吃晚餐吗?」

「不了,刚刚打完竞技场被小鸾带去吃了。你还没吃吗?要不要我再陪你去买?」风城烟雨一手抚上他的脸,却触到几滴冷却的液体。 「林,你怎么……」

「风城,」他难得的打断他说话。 「还吃面吗?」

「不吃了,刚吃饱吃不下了。你……是不是哭了?」

他退后一不,离开他掌心那令人眷恋的掌心的温度,向他扯开一弯难看的笑容。难看到风城烟雨觉得心被人揪住了,难看到风城烟雨觉得快要窒息了。

「谁不低头。」他叫了那正偷听着的其中一人。 「那两碗面你和莫敢回手分着吃了吧!」

「林暗草惊你到底怎么了!?」风城烟雨用力抓住他的左手腕,停下他转身的动作。林暗草惊面无表情的带上面罩,用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望着他。

「放手,我要去睡了。」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用这种冷淡的表情面对他。风城烟雨左胸一痛,竟松了手。林暗草惊立刻头也不回的往楼梯快步离去。

「完了。」躲在墙后的谁不低头喃喃自语。 「这次要出大事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