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夜雨

不娶何撩?
170802 全职黑历史清理

【17/奎八】你那么美丽(节录)
第一次写韩团的段子
想开人生中的第一辆车看来还是有点障碍
应该是个R21吧,设定有些敏感(?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懂套路

【APH/葡英】无题

※葡英→西,雷者慎
※很久没写文了就练个手

我到底在做什么?

亚瑟抓着被单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枕边的人睡的极熟,安稳的睡颜和瞪大双眼的他形成强烈的反差。

腰腹和下身传来的阵阵痛感刺激着他,他虚弱地抬手捂住脸,泪水从乾涩的眼眶缓缓流下。

「佩、佩德罗。」他扯着乾哑的嗓子嘶声道。喉头震动的幅度是如此陌生,不习惯的发音方式,不熟悉的语调,一切都化成罪恶感紧紧勒住他的颈子。

啊啊,明明喊过很多次了,为什么还是难以发出声音?
明明就可以用流利标准的西语叫出另一个人的名字,为什么两个音节的英文却令人手足无措?

「佩德罗。」他抹去眼泪,凝视着身旁的人又轻声唤了一次,象是要说服自己那样。

他移动身体,将双手撑在那人的枕头上。似乎是要确认什么,他一边低喃着他的名字,一边舔吻着他眼角那颗极为特色的泪痣。舌尖滑过的不只是一个字词他,更是必须刻在心上的熟悉感。

「亚瑟,没关系的。」那人在感受到他的动作时便已清醒,那双带着倦意的双眼,是温润的翡翠色。

佩德罗坐起身在亚瑟唇上印下一吻,不深不浅,是令人安心的力道。

「都没关係的。你没有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他将亚瑟紧紧搂在怀里,亲吻他被浏海遮住的碎发。亚瑟什么也没说,只是缩进他的臂弯里,靠着他赤裸的胸膛。
「只愿你一夜无梦。」

【APH/普英】练笔百题 1.晨曦

※标题:日出之后

彻夜未眠只为了等待那个时刻。

山头的寒气冷得令人打颤。亚瑟摩擦着冻僵了的双手,试图让它们找回对温度的感觉。

细碎的小动作惊醒了紧靠在身旁的男子,长期从军养成的习惯使基尔伯特反射性摸上腰侧——以前放着防身匕首的位子。空无一物的触感在这宁静中显得特别清晰。他愣了愣,然后不禁轻笑出声。练剑磨出茧的手搂住亚瑟的肩膀,将人带近自己。亚瑟调了下位子来到他身前,缩近他怀里。与环境对立的温暖笼罩着,亚瑟舒服的眯起翡翠色的双眸,像只猫似的。

「清晨的太阳总会提醒我,我又活过一天。」基尔伯特将臂弯里的人搂紧了些。

远方的夜色已抵挡不了黎明的侵袭,黑衣先锋队正一个接一个阵亡。几丝柔光从缝隙中流出,踩着微弱的光影来到他们身旁。

「我讨厌晨曦。」亚瑟呢喃着别过头,轻靠上基尔伯特的胸膛。

「别这样说。」基尔伯特胡乱揉了揉他的头。「晨曦和你发色很像,我很喜欢。」

「陪我看这次就好,就这次。」

没有答话,那人极为缓慢的转头已诉说妥协。

黑夜就快褪尽了,拖着墨色的步伐要离开了。太阳正在升起,以希望的姿态将光明散播大地。弥漫了山峦的朝雾彩云婀娜虚幻,漫天绚烂的开场白。

亚瑟僵硬地抬起头,基尔伯特沐浴在晨曦下那稜角分明的脸是少见的柔和,缥缈又如梦似幻。完全融入光芒的身影就快看不清了。

「答应我,别哭。」他扬起和阳光相称的笑容,一如往常。

只是眼睛太干罢了。亚瑟颤抖着想发出声音,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太阳已完全升起,白昼又一次君临天下。山头上那抹孤独晨曦咬紧下唇,不愿哭泣。

【全職/叶黄】雨

※交(fen)往(shou)设定有
※黃少话少
※虐文向

今夜无月。

从午后开始落下的雨仍然没停,到了这夜半时分雨势早已增强不少。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的H市街上更是显得安静的可怕。没有人会想在这张狂的暴雨咆哮时外出,除了他。

那个丢了心,失去心的人。

肆虐的雨珠似是事先约好般的,往他身上砸去。淋湿了他的发,淋湿了他的身体,也淋湿了他的双眼。水滴顺着浅棕色的发尾,在眼尾处汇集。沿着苍白无血色的脸颊弧度滑下,一滴一滴无声落在地上。

抬起头,他伸出指节分明的手,接住雨点。一丝凉意传来,不是从掌中,而是从心里。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车站走到上林苑的,只是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站在门前。下意识的想打开门,却在指尖触上金属把手特有的冰凉时猛然收回手。

只要开启了这扇门,一切就会结束了。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但是……为什么握住门把的手,正微微颤抖着呢?

总要作出决定的的,即使只是开门这种小事。轻轻旋转门把、进门、关上。熟悉无比的动作却在此刻显得陌生。陌生的好像连开门的那只手,都不是自己的了。

「少天。」一声呼唤从离门不过几步的电脑后传来。连探头看一眼也没有,是习惯了自己这个时候来访?还是不愿意再看他了?

没有回答,他踩着湿淋淋的步伐来到他身侧。静静的坐在他的腿上,静静的伸手抱住他,静静的将脸埋进他的肩头。止不住的眼泪随着关上的窗外的雨,点点无声流淌。沾湿了他的肩膀,也沾湿了自己以为再也流不出泪的眼眶。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仿若没注意到黄少天早已湿透的衣物,将因为哭泣和寒冷而发抖的他紧紧搂在怀里。

没有人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三十秒?二十分钟?亦或是一小时?直到他停止哭泣,直到他开口打破沉默,直到他扼杀了一切改变的可能。

「分手吧。」

不是不爱,而是太爱了。黄少天对叶修的爱,远比叶修对他、他对自己,还要多出太多太多了。他已经负担不起,却又放不掉,舍不得放掉。所以他选择了分手。分开,却仍爱着。只是这次他不用再提心吊胆叶修会不会哪天承受不了他的爱而离开,也不用再犹豫该如何收回对他的感情。或许这才是最适合他们两人的结局。

「嗯。」淡淡的回了个单音节,叶修最后一次抱住他。只是这次,黄少天先松

手了。

「我爱你。」他浅笑,就像他们第一次接吻时叶修做的那样,凑上前轻轻贴上他的唇。

站起身子,黄少天头也不回的离去。

大门关上的声音残忍的宣告着他们连结的断开。叶修抬起头,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伴随心碎的笑容缓缓流下。

只是谁也没看见。

今夜依然下着不会停的雨。

【全職/全員向】拍戲現場的break time

※OOC,OOC,OOC
※想不到标题随便来个英文
※慎入



「辛苦了!上午拍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剩下的下午再继续。」男子一声令下,每个人脸上瞬间少了几丝紧绷的神色。

王杰希深深呼出一口气,全明星的戏不好拍啊!人一多,出错率也高。就算是他们这几位顶尖演员,也难免会发生台词来不及衔接上的问题。他眨了眨眼睛,带着放大片的左眼干涩的刺痛着,他反射性的抬起手想揉,却被身旁的人一掌用力拍开。

「王队,不能揉。你又不是不知道揉了你的眼线会晕开。而且今天化妆师有事先走了,如果晕开了谁来帮你补妆?搞清楚,你左眼的眼线可是特别麻烦的。」肖时钦皮笑肉不笑的甩甩生疼的手。他妈的是谁给他安排这种麻烦事?王杰希的眼线晕不晕开关他屁事!谁叫他的角色设定是大小眼!为什么他还要来顾他不要揉眼睛?

望向肖时钦身后冒着源源不绝巨大黑气的背景,王杰希默默的放下手。

然后在十秒后又抬起。

「不准揉。」
手再一次被用力拍开。

「妈的就叫你不要揉是听不懂吗?!」
又一次。

「我从来没想过把肖时钦搞炸毛的会是王杰希。」李轩幸灾乐祸的环抱双臂,一脸兴奋的看着前方不停重复相同的动作的两人。肖时钦可是很少发火飙脏话的,现在眼前有好戏看当然要好好欣赏。

王杰希很冷静的用瞪成一样大的双眼给李轩丢出一个熔岩烧瓶,如果大小眼真的有神力请诅咒李轩快点被烧死。

张新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豪气万分的翘起脚,脱下霸图战队的外套扔在桌上。一手用力扯下眼镜,一手将浏海往上拨,瞬间把用的整整齐齐的头发变成了帅气的型男发型。

坐在旁边背对他的孙翔头也不回,很顺手的接过眼镜戴上,继续写他的东西。
「虽然已经有带隐眼了,写东西时还是带着眼镜比较习惯。还有张新杰你这样坐姿很难看。」

「我爽就好你管个毛线。」随意的回了一句,张新杰抽出一根烟,快速点燃开始吞云吐雾。

「二翔你物理作业写完了吧?等我抄完数学借我抄!」唐昊拿著作业簿凑到孙翔旁边,翻了几页孙翔正在写的题本。
「卧槽你还是不是人?!这题目是给那些超资优生写的你居然全对?」

「嗯。老师说礼拜一要抽考历史,身为你的同学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

真•狂霸酷炫跩和真•学霸以及真•二货的差距忠实呈现眼前。

「秀秀,午餐吃什么呢?」

「不知道,不是便当都好。欸沐沐妳可别动,辫子会绑歪啊!」楚云秀熟练的替苏沐橙绑着头发,很顺口的叫了一声:「有空的给姐拿一杯水来!渴了!」

「来了来了来了!女王大人您慢些喝。」方•狗腿•锐果断挂掉林敬言的来电,端着一杯水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都说妹子是联盟的财富,在棚里更是如此。而身为妹子领导人的楚云秀,更是众人公认的女王,连制作人都怕她!哪天她一不开心带着整群妹子罢工,全职高手也不用演了剩没几个人要看了。

「我要吃快乐儿童餐。」韩文清淡定的靠在椅背上,一脸「今天你不让我吃我就赖着不走了」的样子。

「我去你妹的韩文清!你每天吃四餐快乐儿童餐剧组都被你吃垮了,经费都赤字了你知道吗?!赤字!!」对面的喻文州用力一拍桌子,一干子人全被吓得抖了一下,齐齐看向破口大骂的喻文州,然后稀松平常的转开视线。反正他们因为吃不吃快乐儿童餐互骂也不是第一次了。

(儿童餐执著者)拳皇和(心脏而且骂人很厉害)联盟第一苏的争执还是无视的好,被扯进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喻文州总有千奇百怪的手法弄得你生不如死。

全场唯一没有被吓到的是黄少天。他默默的坐在周泽楷腿上被他搂着,两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发呆神游。

「少天,怎么了吗?」叶修弯下身子,揉了揉黄少天翘起的头发。

「台词好多好难记头好痛⋯为什么全职的黄少天是个话痨⋯他可不可以安静一分钟我台词可以少背五百字...」默默的蹭了蹭叶修的手,黄少天表示可以让他吞了夜雨声烦的帐号卡吗?如果不行用三段斩一波带走砍死戏里的自己也可以。

「辛苦你了。」叶修温柔一笑,拿出​​口袋的牛奶糖撕开包装纸,放进黄少天嘴里。

「前辈你不可以这么宠他,给他吃糖等等他又不吃饭了。」

「嗯?不可以吗?」叶修偏头轻笑道:「少天很可爱宠一下没关系嘛⋯而且只吃一颗而已,少天等会会乖乖吃饭对不对?」

嚼着糖的黄少天用力点头,不知道是赞同叶修说他很可爱还是答应会好好吃饭。反正也不可能不吃,因为在场所有人会群体关爱他逼他吃。

本来想反驳的周泽楷看着笑的一脸温和自带圣母光环的邻家大姐姐(无误)叶修,不动声色的把想说的话吞回去。虽然没拍戏时他可以不用装安静,但叶神这么苏他真的无法适应啊。

又是一声剧烈的声响,离众人远一点的地方好像有东西被人摔在地上。江波涛利落的站起身,跳上椅子往声音传来处一看。

喔,真是太好了又可以赚钱了。

将两只手掌心对掌心围成喇叭状,他高声大喊:「繁花血景开打啦!!钱准备好可以开始下注啦!!!」

「今天你要赌谁赢啊?」

「张佳乐吧!我有预感幸运E之神今天一定会祝福他赢!」

「说什么呢!不知道今天是二号吗?乐乐今天一定拿二,要赌就赌大孙。」

「大孙跟一个!」

「卧槽不是吧?你们怎么这么多人赌大孙?乐乐这个礼拜胜率都挺高的啊!」

「嘘通通给哥闭嘴,要开战啦!」

「孙哲平,」张佳乐掏出他的幸运小花花样式发圈,拆下原本黑色的,重新绑好小马尾。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对面刚夹好小花发夹的孙哲平抬起头,用不输给张新杰的狂霸眼神挑衅的看向张佳乐。
「我正有此意。来吧!」

所有下注的人一起吞了口水,张大眼睛望着会让钱包被喂食成长或死伤惨重的一刻。

「剪刀!

「石头!」

「布!!」
「布!!!!!」

听说赌神吴羽策今天依然赢走大多数人的钱并请李轩吃了一顿高级晚餐。
听说最后午餐不是吃快乐儿童餐而是炸鸡桶导致韩文清下午脸色难看吓跑两个打杂的。
听说冯主席上厕所回来发现他们在干嘛后气昏下午直接请了一个月长假虽然他的戏份少到这一个月可能也不需要他了。
听说以上来自今天跑来探班的广播电台戴妍琦和八卦记者李迅。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听说。

于是,今天的全职高手拍戏现场依然热闹着。

【全職/黃江】無題

※冷cp冷cp冷cp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這是一個事後的節奏,原諒我燉肉障礙qwqq
\\獻給我家親愛的。你一定要相信江黃不存在你我之間,我可是總攻!//

「少天……少天…少天。」修長的食指輕輕戳著那人的臉頰,男子嗓音略啞卻帶著磁性,溫柔的喚著他的名字。
「幹嘛啊…累死了今天是禮拜六再讓本少睡會…」他沒睜開眼睛,嘟囔著把他的手指撥開,扭著赤裸的身體把被子裹得更緊。

男子啞然失笑,收回骨節分明的手,在手機螢幕上飛快的舞著。那樣的快,那樣的美,那樣的叫人目不轉睛。
「真是的…在下面的明明是我,你是在累什麼啊!」

無浪:@索克薩爾 喻隊,少天今天會睡晚點,傍晚再回藍雨
迎風布陣:哎呦這一大早的閃的老夫這雙24K鈦合金狗眼都快瞎了啊
百花繚亂:燒燒燒燒燒燒燒
鸞輅音塵:一早起床就這麼的有愛真是不枉費我昨晚沒看本早睡(^q^)
索克薩爾:好的,我知道了^_^雖然少天今天放假,但江副隊你也別太寵他了

將手機放在床頭櫃上,男子翻身躺回面對那團被團的姿勢。那人意識到他躺下了,速度一個動作掀起被子蓋住同樣裸著的他。還將寶貝得要命的被子又拉回來一點。
男子大手一撈,妥妥的把人抱在懷裡,露出滿足的笑容。

「今天怎麼就這麼早起來了?」那人小貓似的蹭了蹭他的胸口,喃喃說道。柔軟的淺棕色髮絲在些微透進窗的和煦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
「沒什麼,突然就醒了。」
「那好,」那人抱著他轉了個身,一下子換了姿勢,雙手撐在他兩側。羽睫微顫著睜開那對琥珀般的漂亮眸子。咧嘴一笑,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
「陪我再睡一會吧!」

男子抬手撫上那人的臉頰,隨著他那燦爛的笑容勾起溫柔的弧度。

「有何不可?」

【全職/风林】标题思考中(上)

CP:风城烟雨X林暗草惊

※帐号卡配对私设如山

※微悲虐文(?

※求喜欢烟雨的小伙伴勾搭!

\\献给我家令人心累的云秀队长//

「林暗草惊,你为什么要来烟雨?」

他还记得那人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剪裁合身的长大衣,裹着修长双腿的紧身裤,随风扬起的银白色长发宛若严冬的漫雪。那人伫立在他面前,手中的劫风是权杖,他蔚蓝如空的澈眸映出的自信张狂不容隐藏,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那是他的王。

没有回答,他仅是屈下右膝,宣誓忠诚似的将那人骨节分明的手拉起,轻吻上带着几丝温度的手背。

林暗草惊总是喜欢跟着风城烟雨。有时在身后,有时在身侧。离着两三个身位格,把风城烟雨的一举一动和每个表情收进眼底。刚开始,他在风城烟雨忽然回头对上他目光的时候心跳总会少跳一拍。然后僵硬的,在那人带着些许疑惑的玩味目光下低下头,让玄墨的发梢遮住绯彤染的颊。风城烟雨似乎玩上瘾了,一天下来总要给他回头个四五次,还有乐此不疲越玩越多次的势头。有次他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队长做什么一直回头?」

前方的人「喔?」了一声停下脚步,「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那我倒也要问问副队长为什么一直看我?」

「我、我那是……」他结结巴巴想凑出一句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一般男子纤长的羽睫在通红的脸上扇啊扇的,像两只正欲翩翩起舞的蝶。

风城烟雨勾起嘴角,一掌握上林暗草惊的手腕。 「回答不出来?那好,给你个替换方式。」他伸手将他拉近,用着不容反抗的力道锁住他的手腕。侧过头,望进那双慌乱的漂亮眼睛。

「叫我风城就放过你。」

他有些困扰的摇摇头,「队长,这样不大好吧。」

风城烟雨又近了近身子,两张脸只隔着一个手掌的距离。

「一样的话,我讨厌说第二次。」

「林,你为什么要来烟雨?」他喊着不远处的少年。

少年注视着他,认真、又坚定。他突然有股冲动,希望他永远都这样看着他,想要他眼中只映出他一个人的身影。他没告诉林暗草惊副本怪兽的吼声盖过了他的声音;他也没告诉他脸上的面罩就算微微起伏着,也看不见他的嘴型。比起那专注的眼神,一切好像都没那么重要了。

林暗草惊是个稳重懂事的人,就是有点害羞。风城烟雨特别喜欢逗他,看他有时无奈、有时惊慌失措的表情。那是一种纯真的可爱,不带任何虚假。

「林!你戴着我送的面罩果然挺适合的!」他扯开嗓子,高举法杖露出得意的笑容。又用自己才听的见的声音低声笑道。

「那么可爱的表情我才不准其他人和我分享。」

讯息的通知声伴随震动响起,林暗草惊从椅子上谈起,身上的被子也随之滑落。他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在饭桌上睡着了。挥手叫出新讯息,浮空的文字闪着鹅黄的柔光,在这漆黑中更显得温暖。发送者是飞刀剑,和往常一样的内容,竞技场邀战。发送时间是三分钟前,九点二十四分。一边回了简短的拒绝,他按下电灯开关。不知道是谁帮他盖上被子的?不过总不会是风城烟雨。今天食堂没开伙,几个队员三三两两的先后离开宿舍。风城拦下他,

「我想吃面,等我处理完事情带你去吃。」他浅浅笑道,趁没人注意在他额上印下一吻。

他记得那个时候时候大约快八点。如果风城烟雨忙完了,一定会叫醒他。看来应该还在忙吧!这么晚了,面摊大概快关了,还不如自己下一碗给他。

打定了主意,林暗草惊灵活的摆弄起锅碗瓢盆,不出几分钟,热腾腾的蒸气缓缓上升,摆弄了几下加入葱花,香气顿时逸满整个食堂。

「呦!副对你醒啦!在煮什么?」清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谁不低头凑到他身边用力嗅着空气。 「好香啊!」

「看不出来副队还会下面。」莫敢回手从另一边冒了出来,跟着他筷子搅拌的动作转了转眼珠子。 「谁不低头你可不准偷吃,晚饭才刚吃过呢!」

双生子一句来一句去的斗嘴着,林暗草惊无奈的扯开嘴角,将热呼呼的面分成两碗。

「副队,多出来的这碗给谁啊?」谁不低头抓着流理台半蹲,看着略显清淡的汤汁注入碗里。

「给风城的,他说想吃面,我等等端上去给他。」

「队长?」莫敢回手歪着头。 「他不在啊!」

「他不在烟雨?」林暗草惊放下烫得手生疼的碗,甩甩手。不是约好一起吃面?

「刚刚雷霆的鸾辂音尘过来把队长带出去了,好像是去竞技场吧!去了一个小时有了。」谁不低头翻动好友列表查看座标,「啊!队长到门口了。」

林暗草惊三步并两步,快速跑向前门。这么刚好看见的就是风城烟雨半开着门转头挥手的模样。

「风城哥哥!下次一定打败你!」

门外少女银铃似的笑音重击着他的耳膜,他用颤抖的双手紧紧捂住刺痛的耳,想阻挡声音的传入。一滴滚烫的水珠落在他脸上,灼伤着的是皮肤还是心?这温度……比那碗刚起锅的面烫多少?

深吸一口气,抹去眼眶里的泪。他一把扯下面罩,脚步虚浮的走到他面前。

「风城,吃晚餐吗?」

「不了,刚刚打完竞技场被小鸾带去吃了。你还没吃吗?要不要我再陪你去买?」风城烟雨一手抚上他的脸,却触到几滴冷却的液体。 「林,你怎么……」

「风城,」他难得的打断他说话。 「还吃面吗?」

「不吃了,刚吃饱吃不下了。你……是不是哭了?」

他退后一不,离开他掌心那令人眷恋的掌心的温度,向他扯开一弯难看的笑容。难看到风城烟雨觉得心被人揪住了,难看到风城烟雨觉得快要窒息了。

「谁不低头。」他叫了那正偷听着的其中一人。 「那两碗面你和莫敢回手分着吃了吧!」

「林暗草惊你到底怎么了!?」风城烟雨用力抓住他的左手腕,停下他转身的动作。林暗草惊面无表情的带上面罩,用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望着他。

「放手,我要去睡了。」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用这种冷淡的表情面对他。风城烟雨左胸一痛,竟松了手。林暗草惊立刻头也不回的往楼梯快步离去。

「完了。」躲在墙后的谁不低头喃喃自语。 「这次要出大事了!」

【全職/華秀】被丟下的是什麼

※只是個段子

※記錄第一篇全職BG

※求喜歡李華大大的同好李楚超好吃///

「我還記得剛出道妳你和我說的話。」

「那時妳說,『真好。有一個這麼帥氣又厲害的小男生加入,烟雨肯定不會再被看不起了。』」

「妳那時的笑容帶著疲憊卻欣慰,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美的笑容。」

「那天晚上我在心中發誓,我一定要和妳一起撐起烟雨。」

「我花了比別人多好幾倍的時間練習,好不容易才得到副隊長的位置,只為了讓妳少些負擔。」

「和妳並肩作戰的這些年,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可是為什麼,妳要丟下烟雨?」

「我累了,真的很累、很累了。」她勾起淺淺的弧度,卻不似以往那樣輕蹙起眉頭。

「在我來之前,妳不懼別人對女人當隊長的懷疑,獨領戰隊在聯盟中闖蕩。我加入以後,雖然還是有人指責妳,但我們用實力證明烟雨不像他們說的那樣軟。」

「這一路的艱辛,妳都咬著牙挺過來了。為什麼現在沒勇氣了、要放棄了?」

「為什麼要拋下我了?!」

她靜靜的望著流下淚的他。從他剛來到她身邊到現在,他成熟了很多。現在卻像個孩子在她面前哭泣,央求她別離開,不要拋棄他。

她抬手抹去他的淚。

都到這種時候了,還是他最令人放心不下。

「傻子,我怎麼會想拋下你。」

「只是這風城煙雨…終會停歇的,不是嗎?」

【全職/糖三打→冷暗蕾←海無亮】流氓與氣功師的日常

#今天天氣好我和我哥腦洞不會好

#私設如山

帳卡性轉腦洞

CP:糖三打→冷暗蕾←海無亮

冷暗蕾世界萌傲嬌什麼的最可愛了//艸//

「誰敢欺負她們兩個,就給我等死。」

「我才沒有捨不得她們只是看她們太弱出手幫忙而已!」

「靠!妳說誰太弱啊!我才是第一流氓好不好!是我要保護妳的欸!」糖三打一把抓住冷暗蕾白皙的手腕,用力將她拉近自己。

「就是!欸冷暗蕾我是第一氣功師,才不要妳保護的好不好!」海無亮扯著她另一邊的手臂,不示弱的瞪了糖三打一眼。

冷暗蕾冷冷一笑,用力甩開兩人。

「好啊!我就不要保護你們啊以後也不要跟我說話了。」

她才不想管這兩個人呢!為什麼每次都要幫她們收爛攤子?

「誒誒冷暗蕾別生氣啊!」糖三打著急的一把抱住冷暗蕾,只見冷暗蕾嘴角一抽,雙手迅速搭上她的手腕用力一折。清脆的「喀嚓」聲讓一旁的海無亮抖了兩下。

「好啊。」她笑的一臉溫和,「不生氣了。」

我靠,冷暗蕾不高興了!

海無亮驚恐的退三步,她絕對是個有腦子的氣功師,冷暗蕾這時候絕不能惹,不然會死。

「海無亮。」冷暗蕾溫柔的呼喚聲讓海無亮打從心裡發涼,比看到一葉織秋當眾胸襲大漠孤嫣那時還害怕。

「站那麼遠幹什麼呢?平常不是很喜歡在我身邊繞著轉?」冷暗蕾笑的無害,一步一步走近海無亮,手上的板磚顯得特別的顯眼特別的可怕。海無亮認真思考著現在用云捉手能不能把板磚抓來。

「冷、冷暗蕾有話好說啊、呵呵。。。」

「冷暗蕾!不要生氣嘛!一葉織秋老是說生氣會長皺紋,妳一直生氣會長皺紋的!」

依然不會讀空氣的糖三打,依然自我的作著死呢。

冷暗蕾肩膀一顫,沉默下來,海無亮如此機智當然不會以為冷暗蕾這樣就會氣消——

冷暗蕾抬起頭,溫柔笑容看起來超級猙獰。

「對不起冷暗蕾我們錯了!!!不要打我的臉!!!!」

「痛啊!!冷暗蕾住手!!」

兩大流氓與第一氣功師的日常。

1104盜筆潘子忌日

#小三爺你大膽的往前走

#往前走莫回呀頭

其實我手機行事曆有記錄今天是潘子忌日

可是在我記下的那天,我選擇了不要提醒。不管過了多久,我依然不願接受潘子的死亡。即便他並不是現實中的人,在我的小世界中,每次轉頭卻總能看到他鮮活的咧嘴笑著,說一聲「大膽的往前走。」

潘子是我第一個喜歡的盜筆角色。比起天真的主角,強大的小哥,我更喜歡這種又豪爽又狂的人。什麼都不怕,什麼都敢闖。不要命,不怕死。我本來以為潘子是那種只懂得向前衝,滿腦子都只有打鬥的人。但在看到順子發現他爸屍體的地方,潘子濕了眼眶的地方,我卻發現——這麼個狂的人,唯一的牽掛不是生他卻沒見過面的爸爸,而是三爺。原來在他心中,依然有著最柔軟的地方。原來他的一切,早就打算全獻給三爺。誰能輕易做到為另一個人奉獻一切甚至是自己的命?其實這個人和世界的唯一聯繫,就是三爺吧。

他說,就算是爬,也要把三爺一起爬著拖出這個鬼地方。

他說,別頂嘴,會死的。

他說,最後再為你保駕護航一次吧。

我愛他的狂,愛他的忠。

最愛的還是他奮不顧身只為一人的執著。

我給了我的小世界中的潘子一個我認為最適合他的結局。不是同吳邪說的,回老家娶媳婦了。而是如他自己所設想的,和三爺一起老去,一起在養老院享受他從未獲得的平靜與安穩。

謹記最灑脫不羈的潘子。

是你讓我了解什麼是無悔的付出。

#1104潘子忌日願來生再寫新章